两块欧米茄,技术天花板

2022-12-29 19:14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598

欧米茄十月底的时候发布了两枚很厉害的新品腕表,可能有很多人并没完全看懂。

就是下面这两枚:欧米茄奥林匹克1932计时三问表,和欧米茄超霸系列计时三问表。

两枚腕表机芯相同,安装方式旋转90度

两款腕表使用了同一款机芯,1932同轴至臻天文台机芯 ,具有追针计时和问表功能,所以都叫“计时三问表”。

看字面意思,大多数表迷以为就是两项功能叠加在一起,跟此前其他品牌带有该两项功能的复杂表一样:启动计时功能可以单独计时,启动三问功能可以鸣报当下走时时间。

其实不然,欧米茄这款计时三问表鸣报的是计时时间:计时一段时间后,按下计时暂停按键,再启动报时功能,腕表按“分钟、十位秒、个位秒”来报出计时时间。

是的,三问还是罕见的十进制鸣报模式。

比如下面这段视频里的演示,计时时间停在4分钟38秒,启动报时功能后,鸣报音是4声低沉音、3声高低音组合、8声高音。

也就是说,欧米茄将传统计时功能与鸣报时间功能结合在一起了,这在钟表业界实属罕见,在我们有限的知识里,这还是行业里的头一次。

如果看这款表的外文名字更好理解了,“Chrono Chime”,计时鸣报,与翻译成三问的“Minute Repeater”确实不一样。

不过如何翻译“Chrono Chime”还真是个头疼的事儿,无论怎么翻译,因为惯性思维,人们都很容易将计时与报时两个功能分开来看,不易觉察它的与众不同。

欧米茄超霸系列计时三问表

但当理解了其功能后,大部分人都会惊讶于欧米茄技术突破如此之大。这枚机芯至少有两项创新之处让人赞叹:一是问表鸣报计时时间,二是十进制鸣报机制。

计时功能大家见得多,基本上都知晓其机构原理:一套正常走时轮系,一套计时轮系,通过杠杆离合装置来控制“离”与“合”,实现计时、暂停与归零功能。

计时功能模组

报时功能更为复杂一些,是机械表技术里面塔尖级别的,有自动报时与手动报时之分。

自动报时即大小自鸣,到整点整刻自动启动,技术要求更高;手动即问表,报时需要手推滑杆或按键启动,一般三问居多,即按“时、刻、分”顺序,鸣报当下时间。

三问报时怀表及其三问报时功能模组

左下:时间记忆蜗形轮与读时系统 右下:时间记忆蜗形轮

因为习惯,从怀表到腕表,三问报时一直是“时、刻、分”的传统,而报“时、十分钟、分”的十进制并不多,此前业界有名的十进制三问是朗格猫头鹰。

猫头鹰是数字显示时间模式,朗格从“所见即所闻”理念出发,于2015年为猫头鹰系列开发出专门的十进制三问报时机制,也是业界鲜有的创新。

朗格猫头鹰的十进制报时系统组件机构

欧米茄同样是从读取计时时间的习惯出发,为1932计时三问机芯创作了“十进制”,与朗格不同的是改为了报“分、十秒、秒”的模式。

两个十进制机理上一样,但结构上却是完全不同的。朗格是从跳字轮系上记录并读取时间,欧米茄则要从计时轮系上,两者实现路径相去甚远,各有各的难点与创新。

欧米茄要报计时时间,势必要把三问功能中的“时间记忆蜗形轮以及读时系统”,从走时轮系挪到计时轮系这边来,说起来容易,实现起来却是困难重重。

一方面在于结构布局,使用已有机芯增加计时模块与问表模块是不合适的,增加厚度、尺寸不说,改动调试起来也极为难办。

另一方面在于计时轮系的动态属性,我们知道,计时需由杠杆将计时轮压向走时轮,啮合后启动。要在动态的计时轮系上添加时间记忆蜗形轮,并能与读时系统完美啮合,对各功能的精准度提出了新要求。

所以,这枚1932同轴至臻天文台机芯完全从头研发,从功能出发全新设计、全新布局,保证机芯各功能的整体性与协调性,以及尺寸的合理性。

欧米茄联手宝珀开发的1932同轴至臻天文台机芯

而且,欧米茄还把1932机芯融合在品牌独家的“至臻天文台机芯”中,即使用已故制表大师乔治·丹尼尔发明的同轴擒纵,结合硅游丝等抗磁零件,达到METAS认证要求,具有抵抗15000高斯磁场、精准度达到0至+5秒等超高标准。

说到这,这枚腕表的第三个特殊之处也就来了,欧米茄将该同轴机芯震频提高到了5赫兹,即每小时36000次,以实现1/10秒的准确计时精度。

那么,欧米茄为什么要在2022年发布这么两款功能极为强大的腕表呢?为什么同轴机芯震频要从其他超霸计时表的3赫兹或者4赫兹提高到5赫兹呢?

因为欧米茄历史悠久,又做过很多大事,需要纪念的年份和事件就特别多,2022年恰是个多重纪念之年。

1892年,欧米茄将一枚直径13法分的小型三问机芯装进18K黄金表壳制作成腕表,这成为迄今历史上有记录的首枚三问腕表。

欧米茄创作的历史上第一枚三问腕表

1932年,欧米茄应邀派技师带着30枚精度为1/10秒的计时怀表前往洛杉矶,为奥运会比赛项目计时,从此踏上了奥运正式计时之路。

欧米茄为1932年奥运会提供的追针计时表

1962年,宇航员瓦尔特·施艾拉佩戴自己购买的欧米茄超霸型号CK2998腕表,登上水星计划的“西格玛7号”载人飞船执行任务,欧米茄超霸腕表第一次进入太空。

1962年随宇航员首次进入太空的欧米茄超霸型号CK2998腕表

2022年,正是第一枚三问腕表诞生130周年、欧米茄与奥运结缘90周年、欧米茄超霸腕表首次进入太空60周年,所以欧米茄才会推出这样一枚“追针计时三问机芯”,并把它装入两个不同表壳。

奥林匹克1932计时三问表,是向首枚三问腕表以及当年的奥运计时怀表致敬;而欧米茄超霸系列计时三问表,则是以型号CK2998为设计原型,向首枚太空超霸致敬。

欧米茄奥林匹克1932计时三问表

品牌发展历史中所参与的这些事件极为重要,欧米茄以技术突破创新来予以纪念,用料也极为奢华,表壳、表链用18K Sedna金不说,机芯夹板同样使用18K金。

欧米茄品牌的自身定位已经在表迷心目中形成深刻印象,欧米茄一直是奢华的“工具表”,以实用功能为主、坚固耐用。

这两枚复杂功能腕表又一次突破了固有的形象,一方面是向表友们展示品牌历史,一方面也是一种宣言,即“复杂功能不是我不会,是我不做而已”。

原本没打算写这篇,只因上次欧米茄超霸文章发布后,有不少表友提出了关于这款超霸计时三问表的疑问,于是才想跟大家分析一下,如果还有任何问题,咱们留言区继续讨论。
来源:卢曦采访手记


责任编辑:李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广东视听网络台"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