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唯一双通道止吐药奥康泽(R)(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纳入2022版国家医保目录

2023-01-19 12:56   来源: 广东视听网络台    阅读次数:3820

2023年01月18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2年)》正式公布。复星医药重磅止吐药物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奥康泽®,Akynzeo®)成功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用于成年患者预防高度、中度致吐性化疗(HEC/MEC)引起的急性和延迟性恶心和呕吐1。作为目前全球首个且唯一同时阻断NK-1受体和5-HT3受体的双通道固定剂量组合口服复方制剂2,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具有强效且用药便捷的特点,能起始规范、全程强效预防化疗所致恶心呕吐(CINV)。

国家医保目录信息图
国家医保目录信息图

此次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被纳入医保目录意义重大,其作为全球唯一拥有5-HT3受体拮抗剂和NK1受体拮抗剂组合物专利,且迄今唯一国谈成功的进口原研止吐药物,配合其"强强联合,一步到位"的特点3,4,将有力推动我国CINV规范化预防的发展。

起始规范  拨云见日

CINV是肿瘤化疗最令患者恐惧的不良反应。国内外指南均指出:CINV重在预防,针对HEC/ MEC合并高危因素的患者,均推荐使用三联方案(5-HT3RA+NK-1RA+地塞米松)进行急性、延迟性CINV的全程预防5,6。然而,由于三联方案用药繁琐,每化疗周期用药次数多,给药途径复杂,以及之前NK1受体拮抗剂均未进入医保目录,可及性不足等问题,从而导致了中国指南依从性仅为21.5%11,三联用药比例低,进而大大影响了患者CINV的有效控制。研究显示,目前临床常规使用的5-HT3联合地塞米松二联方案普遍延迟性CINV CR率仅为45%~57%,大部分用药后延迟性CINV发生率仍高达50%以上12。在化疗起始阶段, CINV标准预防未被正确、规范的应用会引发后续延迟性恶心呕吐管理难、恶心呕吐风险成倍增加13-14、由于控制不佳而增加额外治疗成本等问题。故首个化疗周期即规范预防CINV将极大解决目前的管理痛点

强强联合,一步到位

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奥康泽®)是新型长效NK1受体拮抗剂奈妥匹坦唯一第二代5HT3受体拮抗剂帕洛诺司琼的双通道复方制剂2,是目前全球唯一被证实具有协同增效作用的止吐药物组合,半衰期长达96h,"强强联合"可以得到"1+1>2"的疗效15-20。有研究结果显示,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对于CINV全程无挽救治疗率高达96.6%,对于延迟性CINV无挽救治疗率高达97.6%,每日无显著恶心率达86%以上,第3-5天每日无爆发性CINV的发生率更低,显著优于阿瑞匹坦+格拉司琼组21

奥康泽®(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
奥康泽®(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

显然,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奥康泽®)是全球唯一1粒胶囊即可同时管理急性、延迟性CINV的药物轻松实现5天CINV保护,可起始即规范,全程强效,"一步到位"预防CINV。其此次被纳入《2022版国家医保目录》有望改变我国CINV的防治现状,是CINV起始即规范预防的优选药物。

指南推荐,医保在册

基于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在临床试验及真实世界的数据结果,在包括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与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等各大权威协会的止吐指南中,对HEC/MEC方案所致的CINV,均推荐使用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进行预防5,6

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此次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彰显了国家对于肿瘤支持治疗的重视与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关注,纳入医保后,"起始即规范预防CINV"有望成为临床实践新标准,让患者"一步到位",以更少的花费,更便捷的治疗方案获得性价比更高的CINV全程管理22-25。同时,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可以有效减少肿瘤患者因化疗所致不良反应而导致的治疗延迟与额外的医疗支出,让肿瘤患者实现延长生存时间与保证生活质量的"双赢"。

期待奈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后,进一步提高临床可及性,真正让每一位需要化疗的肿瘤患者都能不惧化疗,更早获益,在确保患者能顺利完成肿瘤治疗的同时,提升患者的生命质量,助力我国肿瘤治疗事业不断进步,共同为实现"健康中国2030"的目标而努力前进。

【参考文献】

1妥匹坦帕洛诺司琼胶囊(奥康泽®)说明书2021年9月2日版.

2Navari RM and Aapro M. N Engl J Med 2016;374:1356-67.

3Thomas AG et al. Exp Brain Res. 2014 Aug;232(8):2637-44.

4Zhang L, et al. Ann Oncol. 2018;29(2):452-458.

5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抗肿瘤治疗相关恶心呕吐预防及治疗指南(2019).

6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Antiemesis V1,2019.

7Roila F, et al. Ann Oncol. 2016; 27(suppl 5): v119-v133.

8Hesketh PJ, et al. J Clin Oncol. 2017; 35(28): 3240-3261.

9中国药学会医院药学专业委员会.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22;42(5):457-473.

10中华医学杂志 2022;102(39):3080-3094.

11Sun Y, et al. J Cancer Res Clin Oncol. 2021 Sep;147(9):2701-2708.

12Schwartzberg L,et al.Support Care Cancer. 2014 Feb;22(2):469-77.

13Molassiotis A, et al. J Pain Symptom Manage. 2016, 51(6) 987-993.

14Kim HK, et al. Support Care Cancer. 2015;23(1):293-300.

15Rojas C et Slusher BS. Eur J Pharmacol. 2012 Jun 5;684(1-3):1-7.

16Rojas C, et al. Eur J Pharmacol. 2010 Jan 25;626(2-3):193-9.

17Rojas C et al.J Pharmacol Exp Ther.2010 Nov;335(2):362-8.

18Stathis M et al. Eur J Pharmacol. 2012 Aug 15;689(1-3):25-30.

19Thomas AG et al. Exp Brain Res. 2014 Aug;232(8):2637-44.

20Lorusso V. Ther Clin Risk Manag. 2016 Jun 7;12:917-25.

21L Zhang, et al. Ann Oncol, 2018,29(2), 452-458.

22Park SH, et al. J Med Econ 2019;22:840-7.

23Restelli U, et al. BMJ Open. 2017,7(7):e015645.

24董凉凉, 等. 中国现代应用药学. 2022;39(17): 2257-61.

25Lorusso V. Ther Clin Risk Manag. 2016 Jun 7;12: 917-25.


责任编辑:赵硕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广东视听网络台"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