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丨杜贵文父子:平凡父子,不凡之路

2024-01-17 16:47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096


“生活包含着更广阔的意义,而不在于我们实际得到了什么,关键是我们的心灵是否充实。对于生活理想,应该像教徒对待宗教一样充满虔诚与热情。”

——引《平凡的世界》

在国吉祥有这样一对平凡却又充满力量的父子,他们始于初心做事业,充满热情探索生活,历经心灵的洗礼而彼此关怀,把普通人的生活过的丰富曲折、引人深思。他们就是广东省省级公司董事长杜贵文和市场总监杜嘉豪。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杜贵文,一个不善言谈,却又在生意场上大杀四方的成功商人。一个少时为了温饱四处奔波,青年创业起落,中年依然能衷于初心,舍己利他的开拓者。



一座座铁路桥梁跨山越河,一首首侗族大歌响彻山寨,一处处绚丽旖旎的自然风光,一杯杯美酒飘香流淌……这也许是人们对现在贵州的初印象,但在杜贵文的小时候,被封闭在大山里的生活,生存才是最大的难题。

80年代的贵州山区,不通路、不通电,农民基本还过着靠天吃饭的农耕生活,有限的土地和落后的生产方式常常使人温饱不济、生活无着,而杜贵文家则比普通山里人家更为贫困。据杜贵文讲,他上学时交不起学费、书费,吃饭经常靠同学接济,5毛钱的肉菜都不敢吃。这种状态一直到初中,因为学习成绩一般,看不到改变命运的希望,杜贵文选择了一条外出打工的路。

“只有劳动才可能使人在生活中强大。不论什么人,最终还是要崇尚那些能用双手创造生活的劳动者。如何对待劳动,这是人生最基本的课题。”

懵懂的山里少年靠着借来的车费来到广州,没文化、没技术,只能靠出卖力气讨生活。他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地上推沙,每天上百斤的沙子要运数十趟,无数的汗水挥洒下来只换得每天的两餐饭,两瓶廉价啤酒。就这样内心无所适从地坚持了快两年,还是靠好心人的帮忙回到了家乡。“一切都毫无办法,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只好听命于外界的裁决。这不是宿命,而是无法超越的客观条件。”

当被问到充当这么廉价的劳动力有没有不甘心的时候,杜贵文只是觉得:自己刚进入社会,什么苦都能吃,虽然有不公但也磨练了意志。“即使没有月亮,心中也是一片皎洁。”第一份工作的默默付出,似乎也说明了杜贵文浑然天成的性格底色:坚强、忍让、勤奋、宽厚。回家后的第二年,杜贵文很快又来到了广东。这次他幸运地成了一位广东老板的“跟班”,也因为他优秀的个人品质得到了老板生意的指点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那时的他年仅21岁。

“在最平常的事情中都可以显示出一个人人格的伟大来。”

“春风得意马蹄急”,年纪轻轻就有了“巨款”,杜贵文在几年间也迷茫过、挥霍过,也有着其他的创业尝试,但一次契机改变了他的事业之路。2002年,杜贵文的儿时好友、今天的国吉祥控股集团董事长王运万决定成立酒业公司,邀请他一起加入。杜贵文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说:“我和董事长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他文化高、能力强,做酒也比较早,只要他想做的我都愿意出一份力!”

杜贵文能做的就是不遗余力地卖酒。但他卖酒的方法似乎不是通过技巧,而是正直的人品。他每次都是让客户先把酒拿去喝,觉得好喝再给钱。凭着过硬的酱酒品质和诚信的做事风格,他把客户发展为了坦诚相待的朋友。多年积累下来,他的朋友、兄弟队伍越来越壮大,一起相互扶持走过了酒业的起起伏伏。杜贵文说:“我这个人喜欢帮助别人,无论是员工还是朋友,如果他需要5块钱,而我身上只有5块钱,我一分钱都可以不留,全部给他。” 在事业的打磨中,杜贵文的性格也越来越像一瓶储存多年的陈酿,热烈而又温暖,宽厚而不失激情。

“真正广阔的生活意义在于对生活所持有的生生不息的虔诚与热情中所体现的坚强信念。”

20年酒业生涯,杜贵文不仅是一位行业资深专家,还成为了企业的领航人之一,财富的积累也早已远超常人。但杜贵文还是当初那个和董事长一起虔诚做酒的追随者。他常说:“国吉祥”走到现在真的不容易,我们都是农民出身,没有背景。从零到现在,董事长付出了很多心血。董事长叫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我们一直是这样走过来的。

然而时代的风浪打过来,转身迎接挑战已成必然。2018年,在茅台酒强势复苏的引领下,我国酱香酒市场异军突起,迎来一波发展热潮。国吉祥品牌也在这一年应运而生。

尽管紧随着的疫情影响了原有的发展规划,但国吉祥却在李晓春总裁的改革下一反传统推出“一年买一次,月月喝好酒”的颠覆性营销。面对这一战略性决策,杜贵文最开始是质疑的,但王运万董事长和李晓春总裁却很坚定,他们相信,凭借20年的酿酒实力,可以非常迅速地打开市场知名度!

那段时间杜贵文很焦虑,但翻来复去地思考后,他深知:企业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挣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要肩负起更多的责任,对行业引领、对员工发展甚至产业链上下游的责任。他不无释怀地说:“以我对董事长的了解,他这么正直的一个人,做这些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多人的发展和未来。”

因为看到董事长和总裁经常熬夜不睡觉,他也想为他们分担压力和责任。而在看到新的战略决策下迅速铺开的市场规模,他也信心大增。他说:“茅台镇没有任何一家酒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市场做到这种程度,我觉得李晓春总裁就是一个‘神’!”。

作为一个坚定的“国吉祥主义”者,杜贵文说:“我真心希望国吉祥能够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也会竭尽所能地出一份力,以后等我退休了,我也可以跟大家吹个牛,国吉祥发展到这么好也有我的一份参与。”为了企业未来,也为了董事长和总裁的一片苦心,杜贵文决定重新起航,锚向广东市场。

他总说虽然已经事业有成,之所以还这么努力也是因为身上的一份责任;他还说自己没什么文化,新的工作得需要不停地学习。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就像看到当初那个运沙的少年,奋力地把一车车沙推向终点,然而最终的目的却已经是更多人的未来。

父与子,谁在情感的波涛里负重前行?

这样一个宽仁谦逊、做事利他的杜贵文,面对儿子杜嘉豪却异常严厉。叛逆与争吵曾经是杜嘉豪与父亲相处的主要模式,这源于典型的“中国式父子”的历史传承。父亲对儿子不苟言笑,批评是家常便饭,因为要求严格,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儿子对父亲不够亲近,惧怕到骨子里,心事难以诉说。

“在一个人的思想还没有强大到自己能完全把握自己的时候,就需要在精神上依托另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人。”

杜嘉豪说他们家是典型的“重女轻男”,爸爸对姐姐妹妹温柔体贴,连说话都软绵绵的,对他则都是生冷的批评,小时候他甚至认为感觉不到父爱,也感觉不到多少温情。年少时的他很想找一个可以依赖的臂膀、停靠的港湾,多听一些赞美,以慰藉那个孤独无助的小男孩。

而父亲的管理方式从未因渴望的眼神而改变,13岁时他曾经叛逆地离家出走,离家在外的生活也承受了不少磨难。后来还曾发展到多次离家出走,只有那个时刻,父亲会一反常态的不管多远都亲自开车去接他。可能就是因为这种“缺乏温度”的父子关系,整个少年时代,杜嘉豪在种种的心灵动荡中失去了求学的动力和时间。但骨子里和父亲一样的坚韧向上的基因让他走了一条不同于当代年轻人的路。



“每个人都有一个觉醒期,但觉醒的早晚决定个人的命运。”

因为辍学较早,嘉豪和父亲一样,十几岁就进入社会工作,第一份工作在当时规模尚小的酒厂,又因为实在无所事事出厂继续读书。出校后又继续在社会的大熔炉中历练:做酒店服务员、卖各种商品、创业……他为了克服年少时的不自信,还尝试着去做各行各业的销售工作:卖沙发、卖装修、卖车、卖房子、卖自行车,以前那个在公众场合不敢说话的小男孩成长为了一个能换位思考、敢于表达的“早熟少年”。

之所以说是“早熟少年”,是因为彼时的他不过20岁左右,换做其他男孩,有着这么优厚的家庭条件,可能还在享受父母的宠爱和关怀,恣意地挥洒着青春。而他却过早地经历了社会的磨练,见到了生活波澜曲折、诡谲多变的一面。但也正因如此,他对父亲的理解与敬佩也多了几分,因为他所经历的远比父亲曾经经历的少了太多的雪雨风霜、江湖市侩。

他开始理解父亲严格要求的背后可能来自于他年少时的不安全感,父亲希望自己快速成长,希望自己辛苦打拼的家业能长久地延续下去。他说:父亲因为经历过贫穷,知道失去尊严的滋味,父亲绝不允许下一代再重蹈覆辙。除了不断督促自己进步,还在生活中规定他不许睡懒觉。当然这些都是以父亲以身作则为前提。他开始明白,现在的岁月静好,是因为父亲的负重前行。

曾经叛逆可能还有些愤懑的少年选择了对父亲的接纳与和解,这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拥有的智慧,除了杜贵文一直秉持的优良家风,还有嘉豪对经历的种种磨练的超常领悟力。因为“觉醒”所以改变,这也许就是杜嘉豪没有选择安逸或逃避,而是和父亲一样整装待发开启新的创业之路的原因。

“也许会有一天,学生会变成自己老师的老师。”

笔者通过和父子二人分别聊天发现,他们了解、欣赏对方的优点,而表达方式却又大相径庭。

当被问到儿子有什么优点,杜贵文首先表达的是:“作为一个父亲,我觉得他有很多缺点,在我眼中,他始终没有做到我满意。”但同时他又强调:“其实他的优点也很多,在工作上认真负责,想法也比我多,做事平稳有方法,在同龄人里比较优秀。” 也许就是这种严格的要求和超高的期待,杜贵文从来没有当着儿子的面夸奖过他。

但儿子杜嘉豪却对父亲有着超强的耐心和理解。他说:“我的爸爸觉得年轻人一定要勤奋,要谦虚谨慎,因为真正的大师永远抱着一颗学徒的心。”对于两人经常因为工作发生的冲突和误解,嘉豪总是先接受劈头盖脸的批评,承认错误,再找机会解释缘由。嘉豪说:“爸爸平时对我非常严格,我只要做错任何一件小事,他都会小题大做,对我一顿臭骂,但我觉得这些是我成长道路上必须要去经历的。我觉得爸爸更像我工作上的一个导师,让我不断地去成长、完善。”

嘉豪也知道,父亲在外人面前对他也是赞不绝口,只是从不当着他的面表达。尽管能从侧面得到爸爸的肯定,他还是小心翼翼地维持着父子关系,不敢在工作中轻易表达自己的意见。但在生活上,嘉豪开始尝试着给与父亲尽可能多的温暖:过生日买礼物、当着亲友客户的面送惊喜……

在这段父子关系中,你可能会发现父亲还是那个严格的父亲,儿子却早已成了温暖的儿子。至于谁先做出改变已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是否有人先踏出一步,从对方的角度出发去真正地关怀、理解自己的亲人。在这方面,也许嘉豪做的比父亲要成功,可以师之矣。

“只有选定了目标并在奋斗中感到自己的努力没有虚掷,这样的生活才是充实的,精神也会永远年轻!”

2020年,23岁的杜嘉豪通过自己的奋斗,事业已经小有所成,但在和父亲杜贵文一夜长谈后重新回到了国吉祥,他说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2023年4月,父子俩在公司的号召下来到广东为国吉祥的事业开疆拓土。杜贵文作为广东省省级公司董事长,成为了新的拓荒者和领航人。

至于为什么放弃贵州安逸的生活来广东重新开始,年轻的嘉豪表现出了超强的责任心,他说:“我是董事长的关门弟子,因为爸爸的关系我从小就了解他,公司走到这一步全靠他的勇气和坚持,我把他当做我的榜样,我也希望能为他做些事情。而总裁我坚信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他的谈吐和能量对我的影响非常大!”

为了方便开展工作,父子二人进行了工作分工,父亲杜贵文负责与集团的协调沟通和战略规划,儿子杜嘉豪负责市场拓展。而对于父子二人同在一家公司可能引起的偏见,杜贵文则说:“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只管行的正,我不会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就给更好的待遇和特权。而且我公开竞聘了两个总经理,嘉豪在他们下面工作,他想做什么也要经过总经理的同意,我也会嘱咐总经理照章管理。”因为父亲的铁面无私,嘉豪还曾经因为迟到被父亲当着众人的面“臭骂”了一顿并罚了“巨款”。

父子二人共事背后的真正逻辑,是杜贵文的“举贤不避亲”和对儿子能力的肯定。他对笔者说:“说实在的,我儿子对酒这个市场比我看得更明白,他更清楚我们接下来怎么去做。他是年轻人,虽然执行能力上要差一点,但对市场的分析很准确。如果他有好的方法,我会听他的意见。”

而杜嘉豪也没让父亲失望,他总结的“7天成交法则”,在众多实践场景中屡试不爽,对开拓广东市场助益良多,具体说来就是:

第一天陌拜不功利,只和潜在客户做简单认识;第二天可以和店老板喝茶聊天相互熟悉、增进了解;第三天带礼物感谢老板的热情招待,拉近距离;第四天邀请客户以朋友身份来公司聊天、指导;第五天和目标客户聊项目,讲透国吉祥的商业模式……

“不超过7天就可以成交,已经得到充分的验证,只要客户能到我们办公室坐上半个小时,一定不会空手回去的。”嘉豪笃定地说。

父子齐心,其利断金。短短半年时间,广东省省级公司的业绩就飙升到了全国第二,广东省100多个区县的招商工作基本完成。但是他们对这个成绩却并不满意,对于笔者问到的下一步目标,二人同时说出了“做到第一”。这个信心来自于他们对经验教训的总结和对下一步计划的了然于心。

杜贵文说:“广东的经济发展好,酱酒市场发展空间也大。现在并没有达到我们计划的目标金额,是因为前期重视招商而少了市场推广,对于遇到的问题我们在不断地学习改进。”嘉豪则总结道:“我们要纠正一些经销商的思想偏差,团结更多的力量。”

对于下一步的计划,二人则表达了一致的看法:“下一个阶段主要是服务好经销商,带着方案帮助他们拓展门店,了解他们的需求,全心全意做他们的坚强后盾。”

杜贵文父子的生活因工作而愈发亲密,为了平衡家庭与工作,二人还把家从贵州搬到了广州,嘉豪可以在工作之余陪伴孩子的成长,他想让孩子尽量避免自己儿时的经历。当被问到举家搬迁是否值得,他坚定地说:“我对国吉祥的模式很有信心,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广东市场的发展会很快进入快车道,身边有了家人的陪伴,动力也会更足。”

也许在某个华灯初上的夜晚,在广州的万家灯火里,透过窗户能看到这样一户人家,爷爷还在忙于工作,父亲陪着儿子玩耍,祖孙三代在各自的情境中怡然自得……

“在我们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中,我们苦苦追寻人生的幸福,可幸福往往与我们擦肩而过,等到我们头发花白,皱纹也悄悄爬上脸角时,或许我们才会稍稍懂得,生活实际意味着什么。”—— 《平凡的世界》

生活的意义或许就是这对父子呈现的,在亲情与事业地不断前行中成就更好的自己。


责任编辑:郭林林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广东视听网络台"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